OKIN父亲直肠肝转的治疗概要

直肠肝转,克唑替尼,184

父亲病程较长,各阶段情况简略描述。


父亲确诊时68岁,一般身体情况良好,无基础疾病。体重68kg。


201612月上旬出现大便次数增多和出血的现象。入院检查后发现直肠下段距肛门口7cm处有溃疡型肿块,指检有指套染血的现象。医生要求进一步检查,肠镜发现直肠新生物,活检结果为直肠中分化腺癌。MRI增强显示肝脏多发转移(超过10各转移灶)。入院检查除便血和夜间偶有咳嗽外无其他症状。胃肠外科医生建议直肠手术,造口,患者不接受,出院。基因检测显示RAS野生。肿瘤标志物不敏感。


2017年1月开始化疗。FOLFOX4 双周方案共四次,其中第二次开始使用爱必妥。化疗后身体一般状况良好。化疗效果评估为PR,肝脏转移灶数量减少,并且缩小。但肝脏外科仍然不考虑手术治疗。2017年3月进行了直肠原发灶根治术。


2017年5月,术后用原方案化疗两次,MRI评估肝脏转移灶数量减少到5个,进一步缩小。肿瘤科建议射频,但病人拒绝,遂用原方案再次化疗两次。


2017年7月,MRI评估肝脏转移灶进展,数量增至9个。改用FOLFIRI,伊利替康加爱必妥化疗2次。评估为SD。


2017年9月,行肝脏射频手术,共消融12处转移灶。术后继续用FOLFIRI方案化疗。


2017年10月,术后一个月MRI检查发现仍有具有活性的肝转移灶。维持FOLFIRI方案化疗。


2017年12月,MRI检查发现肝转移灶进展。


2018年1月,腹腔镜探查,发现网膜转移。活检结果显示低分化转移。


2018年1月,雷替曲塞化疗4次。体重62kg。


2018年3月,MRI检查病灶进展。肿瘤标志物仍然在正常范围。其他血常规等基本正常,唯有r谷氨酰转移酶超标。改用中药维持治疗。原发灶和转移灶基因检测结果示肝转移灶 MET 扩增(n=3.21),PIK3CA p.E545K 突变(31.46%),EGFR扩增(n=3.26),ROS1突变(82.27%)。父亲到目前为止身体一般情况良好,每天保持1到1.5小时的快走锻炼。


2018年5月,培美曲塞加顺铂化疗一次。化疗后身体情况变差,cea首次超标,9.57,ca199,50.6。腹部病灶疼痛。


2018年6月,口服替吉奥14天。cea翻倍到19,胆红素翻倍,碱性磷酸酶和r谷氨酰转移酶超过200,腹部病灶进展,肚脐左中右可摸到三处病灶,发硬,疼痛。肚脐右侧病灶突出。泰勒宁六小时一片。体重降至60kg左右。


2018年7月1日,克唑替尼(yl)250mg/次,每日两次。副作用明显,饭量骤减,呕吐,疲倦,便秘,大部分时间卧床,每日傍晚低烧,37.5-38.4之间。但是疼痛减缓,泰勒宁八小时左右一片,左腹肿块变软,变小。7.16日查血显示,cea 40,铁蛋白突破2000,碱性磷酸酶和r谷氨酰转移酶达到300左右,淋巴细胞绝对值降到1.1,为确诊以来最低。体重减轻到58kg左右。(怀疑出现恶液质)


2018年7月23日,184(yl)60mg/次,每日一次,共6天;后改为75mg/次,四天。副作用明显,饭量与克药时相仿,恶心(但不呕吐),疲倦,无力,大部分时间卧床,不再发烧,但经常全身大汗。右腹肿块变小,不再明显突出。体重略减,从58kg到57.6kg。8月2日查血,cea从40减至35,但ca125/199增高,铁蛋白继续维持在2000+,碱性磷酸酶和r谷氨酰转移酶达到500左右,谷丙和谷草比正常值上限翻倍。


attachments-2018-08-kPBWsjDL5b668308c2f47.png








  •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「治愈系日记」立场。仅供科普,诊疗请遵医嘱。维权骑士原创保护,转载请联系社区授权。

2 条评论

请先 登录 后评论
不写代码的码农
okin

1 篇文章

作家榜 »

  1. 愤怒的小鸟 10 文章
  2. 梦想家 5 文章
  3. 王瑞敏 4 文章
  4. 一马平川 3 文章
  5. marie 3 文章
  6. 淡然 2 文章
  7. 大头 2 文章
  8. 桃花心木 2 文章